英移民执法部门前负责人:应建多国联合防偷渡情报系统

  当地时间11月1日晚间,英国警方正式宣布,2019年10月23日凌晨在埃塞克斯郡格雷市一辆货车车厢内发现死亡的39人为越南人。

  十天来,围绕这39名死者的身份、生前最后时刻的经历等疑团备受关注。而在这场悲剧背后,英国的移民政策与监管具有哪些漏洞、集装箱偷渡为何屡禁不止、未来要如何避免悲剧重现这样的理性反思更值得探讨。

  当地时间10月31日,澎湃新闻就上述问题专访了英国移民执法部门前负责人戴夫伍德(Dave Wood)。在伍德看来,这场悲剧并无法改变英国民众对于移民的既有观念,未来,英国应与欧洲国家建立起联合抵制偷渡的情报系统,来避免类似悲剧的再度发生。

  澎湃新闻:这起案子尚有许多模糊之处,尤其关于死者的身份认定,为何警方一开始会说“据信”是中国人,而后又认为可能是越南人?

  伍德:发现死者之后警方第一时间并不会触碰遗体,所以我认为他们是通过外貌判断死者是中国人的。

  一般来偷渡的人不会随身携带证件,起码不会是真的证件,他们会尽可能少地携带东西,以防被遣返。(组织他们偷渡的)蛇头、黑帮中介等,也可能会跟他们编造好一个身份背景,让他们自称是难民等,所以很难核实真实身份。但是他们有可能携带手机,警方可能通过手机证实识别更多细节。

  伍德:人们一般从很远的地方来,可能会有有组织的犯罪团伙,比如说黑帮、中介等,有些是进行人口贩卖。他们会宣称,到了英国可以提供工作,听起来很吸引人。

  通常,偷渡者会给蛇头分期付款,第一笔钱付完可以把人送到欧洲,一些人就留在欧洲了,然后可以选择其他路线或站点,取决于付钱的多少。

  想要抵达英国本岛的,可能会有一些东欧人、北爱尔兰人的组织提供机会,让偷渡者钻进集装箱里,这是最便宜的一种办法,大概花费2000英镑。有一些不成功的人就留在了(法国)加来港口,以伺机跳进未被严密监控的集装箱。不过,现在加来已加强警戒,偷渡者只能找别的办法。

  如果偷渡者出价高一点,犯罪分子会买通卡车司机,一个偷渡者支付500英镑,司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让他们躲进集装箱去。

  此外,然后还有通过船运偷渡的,成功率非常高,在线教育为什么要做PC网校?拥有独立域名打开百度搜索就是“活名,几乎不会被发现。虽然船只会被拦截,但偷渡者可以掩藏得很好,到了英国之后也很少被抓到。

  运输的途径取决于支付费用的多少,但无论是船运还是集装箱偷渡,对偷渡者而言都要冒着巨大的人身安全风险。蛇头可能只管把你送到,也可能会提供工作机会,也有蛇头会留下电话号码,偷渡者如果被抓了可以给他们打电话问怎么解决、怎么回答问题等。

  澎湃新闻:此次案件中使用冷冻集装箱是否为避免警犬?类似“死亡集装箱”悲剧发生的频率高吗?偷渡者若被发现将被如何处置?

  伍德:若用一般的集装箱,警犬会侦察到,而冷冻集装箱有密封,不容易被侦察到。在一些案件中,卡车司机只是收钱运货,不一定清楚集装箱里的具体情况,目前尚不清楚办案中的司机是否知情。曾道免费资料大全正版

  集装箱偷渡窒息致死的情况很少发生,但风险一直都在。2000年类似案件中有58名中国人死亡。不只是偷渡入境英国的时候,有些人在从非洲过来的路上,死在撒哈拉了,没有人知道。

  偷渡者若被抓到,他们可能会被起诉,被要求遣返,但是这需要原国家同意,而原国家需要这些人的护照等证件,他们拿不出来,英国政府就遇到麻烦了。所以很多人就这样“消失”了。此外,这些人还可能得到伪造或冒用的英国护照,他们就可以在英国生活了。

  确实有些人最后得到了留在英国的权利,也许后来情况好转了,也有了体面收入,但太多人报着很高的期望,家里人花钱送他们来,却发现一切都是谎言。

  澎湃新闻:在2000年的58人集装箱内窒息死亡案件过去19年后,又有“集装箱惨案”发生,您认为是由哪些原因造成的?为什么这类卡车可以通过港口?港口检查是否有很大漏洞?

  伍德:因为欧盟的“自由移动”规定,所以欧盟国家之间的集装箱运输不设检查。加来现在加强警戒了,蛇头就会找别的途径。(此次涉案的)(比利时)泽布吕赫是货运港口而非客运港,即便有检查也不会打开所有的集装箱,因为这些集装箱已被密封好了且数量太大了。

  港口有运输压力,如果都要开箱检查,可能要花费一整天,如果运输的货物是食物还可能变质,检查难度太高。

  要排查(偷渡),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依靠情报收集和情报机关的介入。检查司机来源、货物来源、检查所有文件,受到怀疑的再去开箱检查。但是,就算加强了检查,犯罪分子还会寻找新的办法。

  澎湃新闻:过去几年间,英国的边境检查所关注的焦点是否有变化和升级?是否更多关注海上的偷渡船只?随着加来监管的严厉,过去的冷门货运线路是否变得更为热门?对此英国是否做好准备?

  伍德:英国东南沿海共有65个口岸,还有很多海港,有人会从这些地方偷渡。监管部门应该让在港口工作的英国公民协助提供信息。两年前有份报告说,英国的62个港口中可能有25个在15个月内没有被移民中心检查。

  目前,只有在出现类似此次命案的时候,警方才会介入。如果是一般的偷渡者,边境部队、内政部会介入,警察不会接触到当事人的。移民管理部门会让被发现的偷渡者前去该部门报到,但一些偷渡者可能会编造借口,比如说要寻求庇护,然后管理部门会对他们进行访谈,这个过程需要6-9个月。

  澎湃新闻:此前一天,英国工党影子内政大臣黛安阿博特表示,应该给低技术工人赴英提供合法的渠道,您怎么看?

  伍德:我不认可黛安阿博特的说法。英国是个(面积)并不大的岛国,每年有30万左右的移民加入英国,相当于每年增加了一个伯明翰的人口,必然需要调节。我一直坚信移民为这个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,但另一方面也应该控制下移民(的结构),让那些能做出贡献的移民进来,这不是无理取闹。

  如今,包括一些欧洲、东欧国家的人来英国,比如当摘果子的技工,也很难找到合法的工作。我觉得“脱欧”就反映了这么一回事:大多数英国人只欢迎那些能让国家变好的“好移民”。

  伍德:我不觉得会有什么变化。这场悲剧当然会唤起(人们)对死者及其家庭的广泛同情,但大多数英国人认为应该加强港口的执法与干涉力度,阻止外国人获得偷渡机会。

  伍德:当然是犯罪分子。是他们组织的(偷渡)。他们把这些易受伤的人带进这个“死亡之所”密封的集装箱,导致了他们的死亡。警察应该打击这些犯罪分子,并在港口周围建立情报系统。没有人能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类案件,但我希望未来悲剧的可能性能被降到最低。

  伍德:要建立起多国联合抵制(偷渡)的情报系统。这些死者的背后还有活着的人,找到他们的手机,获取24小时、48小时的联系记录,就可能找到那些犯罪分子。每一次都这么做,就可以覆盖到很多犯罪分子。然后可以联系欧洲的警察同事,建立情报系统,试着抓到他们。

  但现实中的问题在于,欧洲警察并没有优先考虑解决这类案件,因为他们那里没发生这种事。当前确实有一些跨国合作办案,但水平应该还要提升,比如(英国)组织欧洲特遣小队,可以在欧洲各国执法,效果会更好。但这么做很难,因为犯罪分子跨越了很多国家。在此次悲剧事件中,我认为欧洲各国应该会合作协助,因为案情特别严重。

  伍德:每一个死者身后都有一个家庭,这是一出可怕的悲剧。人们需要反思,他们能从中学到什么。我认为需要建立更好的情报机制。我们要认真看待,究竟发生了什么?我们能做什么?这39人死去了,还有多少辆这样的“死亡集装箱”正在前往英国?为什么以同一种方式入境,有些人死了有些人可以幸存?这不仅仅是关于死亡,还关系到边境安全,一些对于入境英国路线的(监管)弱点被暴露出来,有必要制止人们通过这些路径入境。

香港挂牌| 红牡丹心水论坛企业库| 小鱼儿主页玄机跑狗图| 香港小龙人心水主论坛|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查询记录| 刘伯温九肖中特期期准| 金算盘三中三高手论坛| 神算子清高跑狗图四不像四不像| 刘伯温神算| 幽默猜测皇家彩图库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