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暖新闻】励志!自幼被判“几乎全盲”的“宝藏男孩”

发布日期:2020-09-16 07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9月11日,在国基城邦蒋佩文家中,父亲蒋先生让儿子拿出长春大学录取通知书,指着“特殊教育专业”说,这个专业是师范类,儿子和那些视力正常的学生一起接受高等教育,毕业后的工作是教育特殊儿童。

2001年5月因意外7个月早产,在保温箱里睡了一个多月,半岁以后又进过几次高压氧舱。但小佩文长到七八个月以后,母亲发现他跟其他婴儿不一样:拿玩具哄他的时候,视线不跟着玩具走,做动作逗他也逗不笑,而且经常把手拿到贴近眼睛的地方看。一岁以后开始学走路时,他总是小心翼翼不敢挪步,直到20个月大时才学会走路。

“不放弃、不服输”,是父母、师长对他的共同评价。如今的蒋佩文,不仅成绩优秀、生活完全能够自理,而且可以照顾他人,成了家人的骄傲。

被判“几乎全盲”,每天带伤回家

蒋佩文的成长道路极其艰辛。

◎文/图 徐报融媒记者 吴云 见习记者 吴浩然

3岁时,佩文能认视力表了,蒋先生夫妻带他到医院检查,专家说:“这孩子几乎是全盲,你们还是再要一个吧。”夫妻俩不死心,又跑到北京的医院,得到的结论仍然让人绝望,“视力只能这样了,没有干预的希望了”。

9月10日,19岁的徐州男孩蒋佩文收到了长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十年寒窗有多苦,对于蒋佩文来说,体会比一般人深刻。蒋佩文是个视障男孩,佩戴800度近视眼镜视力仍然达不到0.1。从上幼儿园起,就经常带伤回家,小学和初中阶段,他的课桌一直与讲台平齐才能看见黑板,而高中阶段更是他独自在青岛盲校完成了学习。

“作为视障者,我特别了解那些孩子的心理和需求,非常想帮助他们健康成长。”清瘦斯文的蒋佩文说。

更让蒋先生揪心的是,小佩文还伴有眼球震颤,看东西是晃动的,就像坐在汽车里一样。